Another Day

本不想谈时政

Posted on: 十二月 10, 2008

本以为以现在的大学生素质,网络愤青不是什么主流,毕竟,叫嚣着要抵制家乐福,抵制功夫熊猫的时候,班里面的群都没什么动静。可是近些天来越来越多的人在QQ签名里面问候萨科奇,甚至课题组的群都开始出现抵制法国货的消息。看来有些东西不一定要在慧聪网里找,身边就有。

话不能说的太过分,让我用这几天努力装逼的社会心理学名著《乌合之众》来做解释:

  1. 人的大多行为均受到无意识的支配,人们在智力上差异最大(由教育产生的有意识行为),但却有着相似的本能和情感(无意识行为),正是这些特征,变成了群体中的共同属性。在集体心理中,个人的才智被削弱了,从而他们的个性也被削弱了,异质性被同质性吞没,无意识的品质占了上风。
  2. ……(在群体中),他们敢于发泄出自本能的欲望,而在独自一人时,他们必须对这种欲望加以克制。群体是个无名氏,因而不必承担责任。这样一来,总是约束着个人的责任感便消失了。
  3. 在群体中,每个人会对使自己失去人格意识的暗示者唯命是从,会做出一些同他的性格和习惯极为矛盾的举动。暗示对群体中所有个人有着同样的作用,相互影响使其力量大增。最后这一条,我理解为群体中常见的随大流现象。

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:群体中的个人不再是他自己,他变成了一个不受自己一直支配的玩偶。孤立的他,可能是一个有教养的个人,但在群体中他却变成了野蛮人——即一个行为受本能支配的动物,他表现的身不由己,残暴而狂热。作者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:1789年8月4日那个值得纪念的晚上,法国的贵族一时激情澎湃,毅然投票放弃了自己的特权,他们如果是单独考虑这件事,没有一个人会表示同意。

说来说去,这些问候萨科奇的人,其实也怪不得他们啊。

Advertisements

5条回应 to "本不想谈时政"

书看完,我看。到时候找你借。
问候萨科奇,凭什么?
自己都不了解萨科奇,不了解法国,不了解西方,不了解世界,不了解那和尚,不了解西南那片自治区,甚至是1921年后的中国历史,我们熟悉吗?
不表态,不表态。
不过梁文道的blog,还是了解了一些非大义凛然的话语,算是比较平和。

我周围倒没有明显感觉到什么异常气氛,大家都忙着写论文,哪有时间抵制法国货,还不如抵制交论文来的实际些,呵呵! 😆

[Comment ID #286735 Will Be Quoted Here]

说老实话,梁文道的繁体blog我总是看不惯。另外给你发那封邮件,本来是想邀请加入google friend connect,好像没弄好,你忽略吧

[Comment ID #286736 Will Be Quoted Here]

我看也是,我现在一个人在家里心焦啊,过两天去学校写论文去……
给你发的邮件本来是邀请加入google friend conect的,好像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,忽略吧

Vance recommended that book to me, too. I guess I have to read it next. Come on http://tropaadet.dk/liagreene72838081815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