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other Day

人物志——刘砚琛

Posted on: 十二月 10, 2006

从记忆的犄角旮旯里面随便打扫一下,还是可以找到很多有趣的东西的。今天再开一个新的专题,记录一下大学中值得留下文字的几个人。

第一个要讲的,就是刘砚琛。他是我在大学中的第一个朋友,说起与他的相识,还是有一点神奇的色彩的。那是大一刚军训完,我们还都年轻,每天6:30起床到自习教室早读,那时候我习惯坐在第三排,而刘砚琛习惯坐第二排,有一天早上上高数之前,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心血来潮坐到了我旁边,于是那天早上我英语是一点都没看,聊了整整一个早上。从此之后,我们就如影随形了。

因为当时刚刚开始正式的大学生活,彼此还都不太熟悉,我们俩常常被人认为是高中同学。不光我宿舍,他的宿舍也常常误会,当我们给别人解释之前我俩根本不认识的时候,总是被别人投来惊讶的目光(不是很熟悉的人,直到毕业了还以为我俩是高中同学)。这的确是一贱如故了。我们俩的爱好兴趣几乎完全不同,但是很奇怪的非常能说得来。我们俩常常被他宿舍的人说是”西电最佳对口相声搭档”。我们俩的对话,经常引得王朔南问”你俩说的啥”,然后刘砚琛从容不迫的回答”我俩说的话,估计只有我俩才能懂了”。

刚才说了,那时候还都年轻,晚上天天跑自习室,那理所当然的我就和刘砚琛一起去了,去了自习室,基本上聊天聊一晚上,聊累了就拿着水壶去打水,然后绕着学校逛一圈。最后经常被问”你们是来打水的还是来上自习的?”,再后来,别人见了我俩,就很默契的说”又去打水啊?”。如此坚持了差不多有一个多月,刘砚琛再也受不了了,从此上自习就躲着我,要是晚上在自习室碰到了我,他会感叹道,今天晚上自习又没指望了。

刘砚琛忘性很大,从见面的时候他就给我说过,所以我要写这篇文章,免得毕业十年以后他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。他忘性大我本不以为然,但是后来多次发生,我给刘砚琛说某事,刘砚琛问:”你听谁说的?”答:”你给我说的呀”在问:”我怎么不知道?”过几天证实之后:”还真是我说的啊”这样的事发生了不止一件了。比如他家数字电视不用交月使用费、Angel排话剧的时候服装从教堂借的,简直不胜枚举,让我不得不承认,他的记性不是一般的差,而是差到了某种境界,难得他走在路上不会把自己家在哪里忘掉。

刚入大学那一会儿,刚刚高考完,IT业很多情况都荒废了很久,基本上是半只菜鸟。但对于广大的菜菜鸟来说,我还算是相当高手的。那时候不管是配机还是数码,基本上了解的都不多,所以刘砚琛和我们宿舍的人就可怜的充当了被我练手的对象。我能成长为今天的专业忽悠,他们的血汗钱功不可没。刘砚琛就被我忽悠了两个MP3(第三个正在努力)、两台电脑(肯定要超预算的)、一条内存。正在忽悠的还有一台刻录机(快成功了),忽悠失败的有笔记本一台。后来陪欧家茂买手机的时候,欧家茂就很镇静地给我说:”早知道跟你出来肯定会超预算的。”

刚才说过,刘砚琛和我的爱好几乎没什么共同点,唯一一样的就是打羽毛球了(这也是被我拉的了,他原来是踢足球的)。它是一个比较爱运动的人,后来他拉我一起去报学校的羽毛球班,我权衡周末回家上网还是更重要一些,没和他去。从此她自己一个人锻炼,终于成长为全班第一的羽毛球高手。我已经没办法和他打了。他总是说他小时候体弱多病,全靠多锻炼身体。足球羽毛球篮球乒乓球都不错。这是我最佩服的一点。

Advertisements

3条回应 to "人物志——刘砚琛"

我吵吵着喊叫要写我的大学,喊叫快一学期了。
又叫你占先了。
不过,有阵子脑子里想的,确实还是很有意思的。
我们宿舍里的达人也是不少的,你是听我说过,也是亲眼见过的。

我打算写的,也不多,7、8个人而已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